反辐射效应

“满城遗芳”

【十日钟雷】四季

—是第十棒哦
—作者:充满辐射的漆雕
【古风】
【都是很平常的梗】
【别说了,已经ooc了,还有私设,ooc属于我】


【钟馗与雷震子七岁】

【春】

【京城街上】

正当初春,春雨刚刚过后,空气中残留着春雨后的清凉,这时的京城满城春色,度过寒冬的植物绽开新的嫩芽,经过细雨的滋润,显得格外油绿。与此同时,集市上的吆喝声,商铺前的讨论声,从赌场里传出的呐喊声,茶楼里传出的唱腔让这条街变的热热闹闹的,仿佛并没有受到刚刚细雨的影响。

看着枝头的新芽,钟馗不尽想到“再过些时日,想必定是满城花开”。钟馗正往京城新搬来的一户人家赶,之前听说京城附近新搬来一家人,孩子带着天雷之力,不到几日,就在京城传开了,很快也传到钟馗的耳里。“果然是嘴碎,把别人家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的”,钟馗不喜欢爱说闲话的人“。会使用天雷的人吗”但是在好奇心驱使着自己还是去看了看。

【雷氏府邸】

阳光斑驳着青石板做的台阶,抬头看了一眼府邸大门上的牌匾,闭上的大门并不给外人入内,里面没有一星半点声音。“大概是因为这几日城里传遍的事吧,既然不给入内,那自己在墙外的树上往里面遥遥的看几眼总行罢”。钟馗看了眼一旁的树,刚走到树下“在别人家大门前上树总归不合规矩,还是去后院吧”钟馗刚刚走到后院,正准备上树,就在这时候,一声幼稚的男孩声划破了宁静:

“吾乃天选之人,尔等是拦不住吾的!”

钟馗抬头看去,只见有一男孩站在围墙的瓦上,手中还拿着一燕子形状的纸鸢,翠绿色的长发束起,发丝在风里轻轻的飞扬。一旁飞着一只奇怪的鸟。从钟馗的角度看去,可以看到男孩的侧脸,在阳光温柔的照耀下他的脸庞边缘似乎渡有一层光圈。这时男孩再次开口说:

“吾不管!吾今天一定要出去放纸鸢!”那是一句孩子气任性的话语。

“那些人说的带天电之力的孩子应该就是他了”钟馗想到,没想到对方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

“如果尔等答应放吾辈出去,吾辈就翻墙跳出去”那孩子转过身,作势要往下跳,同时他看到了围墙外的钟馗,一时间四目相对,钟馗也终于看到对方的正脸,同时两人也不约而同地想到“这个人…真好看啊……”

站在围墙上是孩子看得有些出神,突然脚下一滑,重心不稳,身体向前倾去,钟馗反应过来急忙向前伸出双手接住那人,将人抱在怀里,对方摔倒的重力使钟馗因为惯性接住人后向后倒去,孩子手中的纸鸢落在一旁的地上

“嘶——”

毫无征兆的向后倒下再加上身上人的体重,背部的疼痛使钟馗不尽吸了一口凉气,皱起眉头

此时身上的人缓缓抬起身子“吾…对不起”

“…起来”这时孩子才发现自己坐在人的身边,急忙起身。钟馗站起来,雨后的泥土湿润,容易弄脏衣物,钟馗看着衣服上被泥土沾染的地方,面无表情的看了孩子一眼。钟馗没有变化的面部表情让那孩子不知道他现在是否是不开心,小心翼翼的说“吾…可以赔汝”

刚刚孩子不小心往前摔,可是吓坏了府邸里的仆人们,跑出来发现孩子没事倒是松了口气,这时那孩子像仆人解释,仆人连连向钟馗道谢,并准备带着孩子回去,这时候那孩子突然转过头对钟馗说

“可以告诉吾,汝的姓字吗?”见人不回答孩子又说了一句“吾会陪汝的衣服”

“……”

“那吾先告诉汝吾的姓字,礼尚往来,汝也告诉吾吧,吾乃雷震子”

“…钟馗”

随后雷震子便被带走

至于两个人在私塾再次相遇以是后话,大概从这时起,两个人便被命运牢牢捆在一起,这或许就是缘分的开始吧

【夏】

【钟馗与雷震子十二岁,雷姆九岁】

【京城】

盛夏的天气格外的炎热,天空中没有一片云,没有一点风,只有太阳在头顶散发着光和热量,整个京城就像一个巨大的蒸笼。现在的京城虽然绿树成荫,树上的知了不知聒噪的叫着,一切显得有些无精打采。但是这样的天气依旧不能改变热闹的京城。

【雷氏府邸】

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钟馗和雷震子坐着雷府花园一棵树下的石椅上。而钟馗不知道平时跟着自己的四只小幽灵此时跑到哪里避暑去了,就连雷雷鸟都只是停在树上,不再乱飞。不过这真是一个宁静的午后啊……

“这天气快把吾热死了”此时雷震子趴在石桌上,猛然间拍桌站起。“果然还是忍不住了…”钟馗像是早就预料到一样。只见雷震子说道“别以为这样就能打败吾,吾是不会屈服的,这一定是上天对吾的考验”。钟馗一脸平静,对于这样的雷震子他早就习以为常,抬起手按住对方的肩膀“那你想怎样,是想中暑吗”把雷震子重新按回到他的位置后,又开口说了一句“心静自然凉…”同时他的手拿着一把扇子,时不时为自己和雷震子扇风。一时间没有人再开口说话,只有知了在树上不停的叫着。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雷姆的声音响起“兄…不对,我亲爱的天雷大人,母亲怕您和钟馗哥哥热,叫我把刚刚切好的西瓜拿过来给你们”说着把手中的西瓜放在石桌上。此时的雷震子就像是行走在沙漠中的人看见了绿洲,突然抬起头拿起一瓣西瓜吃了起来“吾妹不愧是吾的得力助手,多亏汝,吾终于…活过来了”,钟馗拿起一瓣西瓜咬了一口。“嘿!那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先走了”得到自己兄长夸奖的雷姆显得非常高兴。“兄控就是不一样…”钟馗在内心默默吐槽。

说到雷姆,钟馗不尽担心她的未来,看了一眼一旁吃西瓜的雷震子,又扭过头看着雷姆远去的背影,雷震子自己够二的就算了,结果身为兄长还把自己的妹妹带得和自己一样,想到这里钟馗叹了口气。当钟馗回过头发现时自己的面前出现一个毛茸的脑袋,对方正在低头吃自己手上的西瓜,“二雷…你在干什么…”

淡然的开口叫道那人的名字,被叫到名字的人抬起头,嘴里嚼着西瓜还一脸无辜,看来他并没有对刚刚自己做的行为感到不妥,等对方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后开口说道“吃西瓜呀”
“你为什么不吃自己的”。对方的手上明明还拿着没有吃完的西瓜,钟馗不解的问。“吾觉得汝的那一瓣更甜”无厘头的答案。

这句话像一个炸弹,不知道是不是天气更热了,热得让钟馗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烫,他不知道自己的脸有些泛红,别扭的转过头并看了一眼手上的西瓜,低下头又咬了一口,小声嘀咕了一句“…笨蛋”。“馗馗,汝在说什么?”。“没什么,吃你的西瓜就行”钟馗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竹马很危险

【秋】

【钟馗与雷震子十七岁】

【京城西市集】

现在已是秋季了,天气开始转凉,树上的叶子已经发黄,有的已经落下变成枯叶。京城西市集李婶家的糖是出了名的好吃,而且种类繁多。钟馗只吃这家的糖果。八年前雷姆带回来一包,在经雷震子介绍给钟馗,没想到钟馗吃后竟养成了吃糖的习惯,而且还保持了八年。当钟馗的糖果快没了,他就会来到西市集买,雷震子嫌一个人无聊就陪着钟馗来。

【小树林】

雷震子和钟馗刚离开市集返回家,途中要穿过一片树林,满地都是枯叶,两人行走在林中,走路时踩着枯叶发出“咔哧咔嚓”的声音,一阵凉风吹过,雷震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钟馗皱起眉头,说道“不是叫你多添些衣物”看着雷震子棱角渐渐分明却还带着稚气的脸,钟馗的眉头微皱。随着年龄的增长,钟馗越来越稳重,而雷震子永远都是这样,像个孩子,还越来越二。很显然对方并没有吧自己说的话放在心上“馗馗,吃糖葫芦么”雷震子把手中的糖葫芦在钟馗眼前晃了晃。“…你自己吃吧”钟馗

不知走了多久,路上钟馗瞥了一眼雷震子,发现糖葫芦的糖渍粘在他的嘴角上。“肯定…很甜吧…”钟馗这样想到,想着想着就越走越慢,然后停了下来。而雷震子毫无察觉自己的身旁的人不见了。“雷震子”钟馗叫到发小的全名。“嗯?”这时候走在前面的雷震子回过头才发现自己的发小在后面,往回走到发小的身旁“怎么了?”。钟馗的瞳孔越发幽深,伸手捧住那人的脸,看着对方那张脸,微微弯下自己的腰舔舐着雷震子的嘴角边残留的糖渍,完后在人嘴角落下轻吻。雷震子对自己发小突如其来的动作感到震惊,愣是没有反应。等到钟馗做完事后,自己还在定定的看着对方。半响后雷震子红着脸开口道“馗馗…汝…汝在干嘛”反应过来的钟馗发觉自己刚刚应该是鬼迷心窍,解释道“……没干嘛,走了”雷震子追问道“汝刚才明明就……”雷震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钟馗打断“你快点…”然后加快脚步。雷震子在后面加快脚步想要追上钟馗,脸上的红晕还留下淡淡的粉红,他一边走一边想“吾又不是傻…”。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着。

钟馗暗恋雷震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但是这份感情是否会被接受,就连一向目标明确的钟馗都不知道……
而雷震子不明白自己对钟馗到底是什么感情,应该是亲密过挚友,未到达恋人吧……


【冬】(作者有话说,到这里就是分水岭了,吃刀的朋友继续看,不吃的往下翻)

【钟馗与雷震子十九岁】

【京城除夕夜】


秋天过去就是冬,枝头的叶子早已掉光,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雪白的雪从天飘落,但现在已经小了许多,京城的路面和屋顶都堆起厚厚的积雪,打开冬天的冷风吹得人,深冬过去不久后就是除夕了,是老百姓辞旧迎新之际,有早就准备好的年货,还有门前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更是热闹的京城。除夕夜当然要出去好好玩一翻

雷震子“今天是除夕夜,吾要去市集保护百姓,汝于吾一同如何!”说着勾住钟馗的颈部,钟馗没有作答。“汝不说话,吾就当汝默认了”。

【京城许愿树下】

许愿树上挂满了老百姓们的纸签,上面写着百姓们对于来年的美好期愿。树下钟馗和雷震子两人各自拿着一张纸签,分别弯腰低头写着自己的愿望,两人几乎是同时抬起身子。雷震子看了一眼钟馗,好奇的问到“馗馗,汝写了什么?”并且把自己的纸签藏在身后。“…说出来就不灵了,拒绝”但是钟馗毫不犹豫的回绝了他的问题。雷震子只好默默的撇了下嘴,自讨没趣的找了个较高的枝头挂上。这个小动作被钟馗发现并且收进眼底,嘴角勾起一个不易被发现的弧度,同时也找了一个枝头挂上。

“接下来去哪”钟馗寻问到,没有人回答,“二雷?”钟馗停下回过头看着雷震子,但是那人低头是在沉思,没有听到自己说话,结果撞到停下的自己。“…啊!汝…怎么停下来了?”雷震子这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雷震子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的”钟馗有点感到奇怪,但又说不出他那里奇怪,总有些不好的预感……随即开口问到“你在想什么?”“没!没什么!诶,听说等下会有烟火,馗馗!我们去找个人少的地方看烟火吧”雷震子拉起钟馗的手往桥的方向走。

两个人终于等到凌晨的烟火大会。这时候钟馗突然回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二雷,我心悦你”。沉迷于烟花的雷震子突然听到这样一句话,将自己的视线从烟火转到钟馗的脸上“汝刚刚是说…汝…心悦吾?”雷震子不敢相信的睁大双眼,看着眼前的发小指了指自己,刚刚烟火的声音太大,他害怕自己是否是幻听。“是…我心悦你”钟馗在雷震子的耳边重新确认一遍。雷震子听清楚后,显得有些慌张,下意识后退却一个踉跄,钟馗手急眼快扶住了他,雷震子低下头说“等下…吾和汝聊聊吧”钟馗看不到他现在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两人没有再说话。

除夕夜的热闹过后,雷震子带着钟馗来到一片无人的空地上,谁也不知道那是他们之间最后一次对话。
雷震子先开口说到“吾不能接受汝的心意……”。钟馗的瞳孔随着惊讶有些微缩“为什么”。“为什么?吾心悦了京城里另一户大户人家的小姐,而且…”雷震子终是编造出了一个谎言,脸上挂着假装的笑容。钟馗的脸色有些阴沉“而且什么?”。雷震子见钟馗一定要问出个所以,在这样下去肯定被钟馗看出破绽,唯一的办法就是一次性说明白“钟馗!不要在这种事情上执迷不悟!龙阳之好汝不觉得恶心吗!吾最讨厌的就是你!吾希望这辈子都不再见到汝!这样总行了吧!”雷震子抬高声调强行把两个人的话题结束,一时间没有人再说话。最后是雷震子先开口口“江湖若大,我们…”自己的喉咙像是被刺扎,说不出最后四个字,咬牙“…就此…别过”不想去看那人的表情,自己就与人擦身而过。

不知道伪装淡定的走了多久,终于还是停下,晚风一阵阵的吹过,视线有些模糊,扬起脸看着星空想着“…有什么好哭的…”但是眼睛还是有眼泪滑下,伸出手去触摸,指腹感到冰凉。终究还是忍不住蹲下抱头痛哭,撕心裂肺的哭声在无人的空地上显得凄凉。就连雷雷鸟也只是站在他的肩上,不再乱叫。而钟馗在那里站了不知道多久,他回忆了与雷震子的种种过往,却不想面对现在这样的现实,钟馗抬起手挡住自己的视线并且自嘲的笑声,原来,在他心中自己是被讨厌的。躲在一旁的红黄蓝绿四只小幽灵跟了钟馗那么久,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钟馗。这时天上下起了小雪,为这离别的人

钟馗又能有多骄傲,什么时候雷震子成了他的软肋,不堪一击就被撂倒。随着钟馗年纪越来越大,已经过了成亲的年纪却还未娶妻,但是钟馗向来独来独往,偶尔身旁会有雷震子,本来没什么,但是时间长了免不了别人的流言蜚语,关于钟馗是不是有龙阳之好的谣言接踵而来。雷震子知道,就算他们再怎么喜欢对方,终究都是这世道不允许的,钟馗向来固执,是不会轻易放弃的,所以要想断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只能从自己这里断开。
明明是互相爱慕的人,最后却成为互相伤害的人,谁也不能说出谁的错,一切只能说是造化弄人,或许,他们的缘分从那个夜晚开始就已经断了。

多年后的今天,雷震子看着天上的月亮,追忆着那年的京城雪。他认为钟馗现在应该已经娶妻生子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了吧。可是他不知道,那日一别后,钟馗则是接了不少的捉鬼任务,通过不断的工作来不让自己停下来,不让自己去想起以前的事情,他也去过雷府旧宅的后围墙,那个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却没有娶妻成。不管过了多久,雷震子对于与钟馗别离的那一天的画面依旧清晰,那天的天上挂上了弦月,月残缺但是却比以往皎洁,那天的星空很美,那天的自己是多么的绝望,从那一天起,自己的心就已经死了。“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吾/我也应该释然了…”但是释然说得倒容易,却很难实现。再多的念想也捱不过时光利刃,再见面也会化成寒暄两三声,从此以后,恩义两忘,你我再无瓜葛……


(这里是全糖)

【京城除夕夜】

秋天过去就是冬,枝头的叶子早已掉光,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白白的雪从天飘落,但现在已经小了许多,京城的路面和屋顶都堆起厚厚的积雪,打开冬天的冷风吹得人,深冬过去不久后就是除夕了,正是辞旧迎新之际,家家备好了年货,挂起了大红灯笼,喜气环绕,城中一副热闹景象。除夕夜当然要出去好好玩一翻

【京城许愿树下】

许愿树上挂满了人们的纸签,上面写着人们对于来年的美好期愿。树下钟馗和雷震子两人各自拿着一张纸签,分别弯腰低头写着自己的愿望,两人几乎是同时抬起身子。雷震子看了一眼钟馗,好奇的问到“馗馗,汝写了什么?”并且把自己的纸签藏在身后。“…说出来就不灵了,拒绝”但是钟馗毫不犹豫的回绝了他的问题。雷震子只好默默的撇了下嘴,自讨没趣的找了个较高的枝头挂上。这个小动作被钟馗发现并且收进眼底,嘴角勾起一个不易被发现的弧度,同时也找了一个枝头挂上。

“那么接下来我们去放孔明灯吧”雷震子提议到

写完了许愿签,两人便要去放孔明灯,人们认为把愿望写在灯上,然后灯飞上天老天爷就能看到他们的祈愿,来年能够平平安安。雷震子和钟馗选择了一个人少的地方。两人分别拿着灯的两端,看着灯缓缓飞上夜空,雷震子的目光也随着灯向上看去。而钟馗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雷震子身上,他突然伸手拉住雷震子的手。手上传来突如其来的热量,雷震子被迫转移注意力。就在这时候钟馗突然一本正经地说道“二雷,我心悦你”。被拉住手还不说,突然的表白又是闹哪样?雷震子有些反应不过来过来,“汝刚刚…说什么?”雷震子不敢相信的睁大双眼,看着眼前的发小指了指自己。雷震子看见自己发小平时没有表情的脸上出现了笑意。“是…我心悦你”钟馗再一次给雷震子确认。这时候一声清响随机在空中绽放,火光映照在雷震子的侧脸上,那是装饰整个夜幕的烟火,到底是除夕夜欢庆的烟火还是恋爱的烟火。雷震子的感觉到自己的脸开始升温,脑子热得发涨“吾…吾…也心悦…汝”声音越来越小,雷震子的眼睛不敢看着钟馗,钟馗将他这副不同以往的羞涩模样尽收眼底,不禁笑了出来,眼底尽是宠溺与笑意:"你竟也会害羞? "那人笑起来是那么好看,只是平时叫钟馗多笑笑的雷震子此刻看到这个笑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雷震子可是有些炸毛并且鼓着腮帮道:谁说的!吾。。。吾没有害羞!吾,吾只是不想说话!!对!不理汝了!!! "眼前的雷震子就是个炸毛的小猫咪,钟馗眼底的笑意更深"你这个人,很奇怪啊" “汝才奇怪,吾明明十分正常!”雷震子更炸了 ,做势要打钟馗,钟馗躲过又抓着他的手背到他了身后,"别急啊,听我说完"钟馗附下身,在雷震子耳边轻呵一句:“你怪可爱的” 一时间烟花璀璨,炸开在夜空,也炸开在雷震子那颗怦怦乱跳的心里,雷震子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他觉得今夜的温度热的十分不正常,钟馗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抬起那人的下巴就吻了下去,一切都进展的那么顺其自然,一切都那么的理所应当。

躲在一旁看了许久的红黄蓝绿四只小幽灵终于盼到钟馗大人成功表明心意,想着该怎么去向钟馗要。其实早在之前钟馗就已经从红黄蓝绿四只小幽灵那听到说他是否有龙阳之好的谣言,钟馗向来不会在意那些流言蜚语,但是他难免会担心雷震子会被这些话影响,不过现在看来,是多虑了。两个人在一起哪还怕什么流言蜚语呢?



回忆过去种种,钟馗与雷震子相识的着十二年来,钟馗从十二岁那年夏天的怦然心动,到十九岁那年除夕夜于雷震子互通心意,数一数已经喜欢着雷震子有七个年头了。而雷震子也在不知不觉之中渐渐的融入钟馗的生活和未来。可以说,不论未来怎样,四季枯荣他们能够一起看,就是最好的结局。

END
——————————————————————

下面就是我的一些碎碎念了:作为十日钟雷里的并不惊艳的压轴选手【等等,有人要扩日】前面划掉,重新开始,下一棒我不知道他的ID,反正他加油,我睡了。说实话刚入群的时候就像入了狼坑,然后就参加了十日活动。我是从八九天前开始码的,最低产,中间还罢工去电竞馆玩了一天,每天就是想到什么写什么,并且希望自己睡死在床上。再经过朋友反复检查后(我真的被骂得超惨,因为我老是犯低级错误,还因为我刚开始写甜最后居然反转写虐,说我是后妈)其实刚开始是想写全糖,因为我真的真的老喜欢少糖了,糖还是有的不就是少了点嘛,并且这是一个不完美的文,刀的那一段我不会码吵架的戏,只会一言不合就动手打架,而且写得急匆匆,如果有错字,我替你们打输入法【给自己一巴掌】当然!最后是群宣【钟雷的一股浊(中间这个符号我的输入法真的没有!它没有!)流】:797838723
我们可正经了!